当前位置:吴门艺苑首页 >> 收藏交流
收藏交流

优游笔墨 美自然者 陈树人绘画艺术赏读

(2017-08-21)


优游笔墨
美自然者

陈树人绘画艺术赏读

  陈树人(1884-1948),广东番禺人。与高剑父、高奇峰并称“岭南三杰”。早年从花鸟画家居廉学画,先后两次赴日本留学。曾加入同盟会,投身革命,亦曾在国民党侨务委员会任职。他擅长书画,精于诗词。所画题材,花鸟、山水、人物无所不能。画风清新自然,笔墨秀雅,具有浓郁的地方特色,为二十世纪以来的岭南画坛带来一股春天的气息。

  早在上个世纪四十年代,林千石在研究陈树人绘画时,就将其画风分为三个时期:“初期是传居古泉的衣钵,用笔和用色都很细致;中期是到了日本后,侧重于画面的渲染;末期就是晚年的创作”。从陈树人的艺术历程和现有作品风格看,这三个时期的确代表了陈树人绘画发展与嬗变的不同阶段。

  陈树人早年的画作受居氏影响极大,“写得精细艳丽而美”。在其传世诸作中,很容易看出这种痕迹。研究表明,陈树人最迟是在1907年到日本留学,1908年进入日本京都市立美术工艺学校(即今日本京都市立铜驼美术工艺高等学校)一年级学习。岭南画派研究学者李伟铭称其为“在岭南画派的三位先驱者中,是史有明载的唯一一位在日本美术学校注册入学并获得毕业资格的艺术家”。1912年3月25日,陈树人于京都市立美术工艺学校毕业后回国,在任报馆编辑之外兼任广东优级师范学校(广雅书院)及广东高等学校图画教员。同年再赴日,9月21日入东京立教大学文学科一年级,攻读英国文学,1916年毕业。

  陈树人的这段日本求学经历对他后来的画学影响极大,从而使他和高剑父、高奇峰走到一起,对中国画进行变革,最后成为“岭南画派”的创始人之一,也同时成为当时新国画运动的主要代表。因为受到日本画影响的缘故,陈树人的画风为之一变。在技法上,他将色彩与光、影的明暗对比与传统国画技法相结合,创造出清新自然的花鸟画风,色彩对比强烈,视觉效果突出;在意境上则更多地侧重于画面的渲染,虽然不及高剑父绘画专注于对空气、水雾的描绘,但在其山水及部分花鸟画中,依然可见其对气氛的烘托;在题材上,大胆将新事物如汽车、轮船、飞机、大炮、时装及其他现代物品引入画中,为传统国画带来清新的气息,如《游鸭图》和作于1928年的《落机残雪》、1929年的《雪拥蓝关马不前》等均是受日本画影响,在意境及技法方面有着明显的烙印。

  陈树人从日本毕业后,更远涉重洋。他先后到过加拿大、美国,并返回国内,辗转于广东、桂林、重庆、峨眉山、庐山、南京、杭州之间,遍历佳山水。阅景既多,因而烂熟于心。所谓“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搜尽奇峰打草稿”,在陈氏画作中得到生动体现。他所绘的落机残雪、高原归猎、三潭映月、断桥残雪、莫愁湖、峨眉山月、剑门秋色、庐山轿夫、巫峡高秋、白门杨柳、鼎湖飞瀑、鄱湖远眺、雪拥蓝关马不前、娘子关秋色、月黑风严螺子崖、月牙山秋月、北固山、叠彩山、庐山远眺、白塔、东湖等,既是实景写生,又是精心创作并加以艺术加工,是其写生与写意的融合。这些山水大多用较为厚重的青绿或花青颜料,色彩感极强,几乎看不到皴擦,而是直接用线条勾勒轮廓,用颜料填充山形,并配之以浓厚而茂密的丛林,完全是一种有别于传统的山水模式,这种独特的山水画法可称之为“陈家样”山水,在其他画家中还没有见过类似的画法,这是陈树人在近代岭南画史上独树一帜的主要标志。

  当然,陈树人最为擅长的,还是花鸟画。在他特别擅长的杨柳、翠竹、木棉、水仙、芦苇等题材的画中,构图大多采用黄金分割法,以一种植物的主干将画面按黄金分割点划分为两部分。在此基础上,点缀树叶、竹枝、花卉,再随类赋彩,或辅之以小雀,如《霜叶红于二月花》、《红叶八哥图》、《杨柳图》和《紫藤图》、《枫禽图》、《红叶图》便是这类例证。这基本上成为他的花鸟画的一种惯例,也是我们鉴定其花鸟画的主要依据。在一些花鸟画中,他比较侧重表现飞鸟、跃鱼等运动中的小动物的形态,如《跃鲤图》描绘的便是一鲤鱼从水草从中一跃而起的瞬间动态,鲤鱼飞跃的动感以及作为陪衬的芦苇在陈树人笔下活灵活现。鲤鱼跃龙门是民间传说中飞黄腾达的代名词,这类画陈树人画过很多件,据此可知他对这种艺术表现形式是很得意的。

  正如时人鲍少游评论其绘画:“初由花卉草虫之纤微、秾艳,继而至乎山水人物之沉雄伟大。每一作品,无不以写生为稿底,其志之坚,魄力之巨,品格之高,均可之于是”。作为“岭南画派”的代表性人物,陈树人成为二十世纪上半期广东画坛承前启后的一座重镇。他和其他同道一起,以其特有的画风和革新的理念引领着“岭南画派”的追随者们,成为二十世纪前半叶广东画坛的领军人物。但与高剑父、高奇峰不同的是,无论是画风还是理念的践行,陈树人都显得较为温和,其书画也表现出一种温雅淡逸之态,所以有论者认为陈树人“在上层社会的文人中,以金石书画陶冶性情、标举高风亮节相号召。其优游笔墨,很有一些旧式士大夫洁身自好的书斋意味”。正是陈树人这种迥别于其他同道的性格与艺术实践,使其在岭南画派阵营中,树立起一面别样的旗帜。时光荏苒近百年,当今天我们重新审视陈树人当初走过的艺术历程,并系统地整理其不同时期、不同创作风格的书画时,这种感受就更为凸出。


 
 
[ 返回上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