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吴门艺苑首页 >> 收藏交流
收藏交流

庞莱臣“虚斋”名画研究及收藏现状(一)

(2017-05-23)


■赵启斌(南京博物院研究员) 朱同(通讯员)

 

 

 

元 吴镇 松泉图 南京博物院藏

  历代名画海内外散佚

  中国古代文物包括历代名画大规模散佚海内外,开始于1860年的英法军和1900年的八国联军两次入侵北京。自此以后,中国文物包括大批历代名画开始大量流往海内外。民国初年,清废帝溥仪盗出历代珍贵的法书名画千余件,旧王孙以及故家和官僚手中亦有不少书画名迹,这都成为海内外收藏家猎取的对象。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伪满崩溃,长春伪宫藏原清宫书画巨迹几乎全部散佚,一批历代绘画名迹也随之散佚海内外。在清末民初的名画收藏中,最为著名的绘画收藏家,当为庞莱臣,以毕生精力收藏古代绘画,迅速崛起为19世纪末20世纪初的一代收藏大家。

  庞莱臣(1864-1949)名元济,字莱臣,号虚斋,为浙江民族工业的开创者之一,浙江南浔四象之一庞云鏳(芸皋)次子,被誉为“浙江民族工业的开创者”。一系列商业活动的成功,也为他的书画收藏奠定了雄厚的物质基础,他之所以能有富甲一方的历代名画收藏,显然与他雄厚的财力有直接、重大的干系。庞莱臣一生过眼历代名画不下数万幅,王季迁曾说他是全世界最大的中国书画收藏家之一和著名的古代绘画鉴赏家,“拥有书画名迹数千件”,并非虚言,庞莱臣仅凭个人物力和眼力进行收藏,其鉴赏眼力之精,用力之巨,收获之丰,在近现代收藏史上都是非常罕见的。

  庞莱臣藏画途径和来源

  庞莱臣的收藏,主要有以下几个途径和来源:首先是上海等地收藏家的收藏。如庞莱臣曾斥巨资将同治年间即已开始收藏宋元名迹的狄平子(1872-1940年)的大部分绘画名迹收归己有,充实了他的收藏。狄平子名葆贤,江苏溧阳人,家富收藏,精于鉴别,著有《平等阁笔记》,参与戊戌变法,变法失败后流亡日本,1900年回到上海,与庞莱臣有密切的交往。庞莱臣的尉迟乙僧《天王像》、董源《山水》、赵孟坚《水仙》、《青卞隐居图》等宋元名迹,即来自狄平子的收藏。

  其次是来自民间故家的藏品,据《虚斋名画录》自序所言:搜罗渐及国初,由国初而前明,由明而宋,上至五代李唐循而进,未尝躐等。每遇名迹,不惜重资购求,南北收藏,如吴门汪氏、顾氏、锡山秦氏、中州李氏、莱阳孙氏、川沙沈氏、利津李氏、归安吴氏、同里顾氏诸旧家,争出所蓄,闻风而至,云烟过眼,几无虚日。期间凡画法之精粗,设色之明暗,纸绢之新旧,题跋之真伪,时代代易,面目各不相同,靡不惟日孜孜潜心考索。稍有疑惑,宁慎毋烂。往往数百幅中不过二三幅,积储20余年而所得仅仅若此。

  每遇名迹,不惜重资购求,将南北收藏家的藏品根据自己的鉴别、爱好,收归己有。如他所言的吴门汪氏、顾氏、锡山秦氏、中州李氏、莱阳孙氏、川沙沈氏、利津李氏、归安吴氏、同里顾氏诸旧家的藏品,他几乎都有购藏。收藏范围也由国初、前明、元宋而逐渐五代、李唐,经历了由近及远的收藏过程,庋藏了一大批绘画名迹。在成书于1909年的《虚斋名画录》上,共著录有他收藏的历代名画共538件(以家藏为限,不藏不录)。入录历代名迹竟近600卷(幅),不能不让人赞叹收罗之富、用力之勤。

  在这批藏品中,著名的作品有:阎立本《进谏图》、韩干《呈马图》、周昉《村姬擘阮图》、戴嵩《斗牛图》、五代赵驸马《神骏图》(赵文敏书合璧)、董源《夏山图》、周行通《牧羊图》、王道求《弗林狮子图》、张戡《人马图》、宋何尊师《葵石戏猫图》、巨然《流水松风图》、《江村归棹图》、李成《寒林采芝图》、郭熙《终南积雪图》、赵佶《双鴳图》、《雪江归棹图》、《赐郓王楷山水》、李公麟《醉僧图》、米芾《楚山秋霁图》、《云山草宅图》、陈中《羌胡出猎图》、赵大年《水村图》、赵千里《春龙出蛰图》、夏珪《溪山无尽图》、宋人《风雪度关图》、龚开《中山出游图》、金人李山《风雪杉松》、元人钱选《草虫图》等,亦有元、明、清各代诸如管道升、任仁发、张中、黄公望、王蒙、吴镇、倪瓒、沈周、文征明、唐寅、仇英、董其昌、项元汴、恽寿平、王翬、王原祁、石涛、八大山人、金农等人的作品,在短短的几十年内将历代名家收罗齐备,确实显现出一代收藏家的勤奋和惊人业绩。

  印行《中华历代名画记》

  1915年,庞莱臣为参加在美国费城举办的万国博览会,又印行《中华历代名画记》。此书共著录藏画78件,著名的有:郭熙《峨嵋积雪图》、苏轼《凤尾竹图》、赵孟坚《莲叶鲜鱼图》等27件;金、元人李山《风雪杉松图》、赵孟頫《陶靖节》与《胡笳十八拍轴》、王渊《雪羽图卷》、王蒙《秋山萧寺图》等16件;明唐寅《梦仙草堂图》(据吾师林树中的研究,当为周臣代笔,现藏美国弗利耳美术馆)、《秋风纨扇图》、文征明《落花图卷》《风雨归舟图轴》、沈周《湖中落雁》、仇英《昼锦堂图》等14件;清朝王鉴《溪山雪霁图》、王翬《柳荫垂钓图》等17件,这些作品都是庞莱臣藏品中的上上之选。另一收藏来源,则来自于宫内收藏、清室官员和来沪避难故家的收藏。清末社会动荡,清帝宣统逊位之后,不少人纷纷避乱上海,北来故旧官员往往将自家的藏品出让,庞莱臣在这一时期又购买了一批历代书画名迹。

  《虚斋名画录》

  1925年庞莱臣61岁时又刊行了《虚斋名画续录》,记录了这一时期的收藏状况:比年各直省故家名族因遭丧乱,避地来沪,往往出其藏,……以余粗知画理兼嗜收藏,就舍求售者踵相接。余遂择其真而且精者,稍稍罗致,然披沙拣金,不过十之一二。因思古人所作,殚精竭思,原冀流传后世,历久勿佚……特令余裒集之以广流传耶。此书共收画迹92件,宋、元名迹32件,如李嵩《西湖图卷》、郭熙《秋山行旅图》、赵佶《鸲鹆图》、郑思肖《兰花卷》、赵孟坚《水仙卷》以及王渊、赵孟頫、黄公望、王蒙、吴镇、倪瓒、柯九思、方从义等人作品30件,这批作品均见诸前人著录,为庞氏所收藏的赫赫名迹。

  近现代以来(1840年到20世纪二三十年代)有关中国绘画史论专著将近80种,史传类、画论类不足40种,著录类近40种(38种),《虚斋名画录》(20卷)即在其列。庞莱臣以一己之力致力于中国名画的收藏、整理和研究,先后聘请陆恢、张砚孙、张唯庭、张大壮、吴琴木、邱林南为其掌管书画,进行书画藏品的编目和整理等,并完成《虚斋名画录》、《中华历代名画记》、《虚斋名画续录》(四卷)的编订,不仅在传统意义的收藏史上,即使在现代意义的艺术史上,也都具有相当的价值。

  《虚斋名画录》在编撰体例有严格的限制:非家藏非经披沙拣金所目者不录入册。书画合装珠联璧合并出名家而且又是前人所配合者,为了不失其原式,并录入册。世间显赫名迹,虽经前人编录,仍然首尾登载,使人知道此真迹尚在人世。画中跋诗文如与街坊本有异同的,仍然录原题,以存庐山真面目。文字损坏模糊不能辨认的,均以方框代之,不作臆改。书画的印章均用楷书依文录之,并下注朱文、白文、以便后人按图索骥于此可考。

  全书编撰体例严谨,以家藏为收录对象,编入了庞氏“虚斋”藏品的主要名迹,详细记录尺寸、来源、收藏时间,既有作者对藏画真赝深入的考辨,也有绘画内容和历史大致情况的简短评介和记录、鉴赏体会等,保存了基本绘画史料。陆恢在跋中说:“予客虚斋今几二十年,谈艺甚恰,有持名迹至,必邀与赏析。而是录登载,出入间亦兼糅刍言,故能习之其性情而津津道之。虚斋爱人画而自能画画……故书画之来,虽糅杂纷纭,真假歧出,一见能决其是非,迨能归其箧笥,复时时重加比对,遇稍不惬意即挥而斥之,致入录者无遗憾焉。”阐述了庞莱臣对入录名画的严格把关,从中也可看出庞莱臣鉴赏书画的精审和深入、严格,为治美术史者留下了翔实的鉴赏、收藏记录。

  《中华历代名画记》

  1915年庞莱臣所出《中华历代名画记》,则是向世界全面介绍中国历代名画、籍以宣扬中国优秀文化为目的而编订的,共入录81件,其中家藏78件。此书为精装本,中英文对照。书中所列皆为历代绘画的重宝,受到欧美艺术家和鉴赏家的高度重视。这在当时事事向西方学习、大规模引进西方学术文化的思潮中,逆流而行,向西方宣扬中国文化,也许只有庞莱臣这样的大收藏家和具有雄厚实力的企业家才具有这样的气魄和资力。16年之后,庞莱臣又续编了《虚斋名画续录》,此书打破《虚斋名画录》卷子、立轴、册页的分类方式,采取按照朝代先后分目的编撰体例。对所收藏书画进行整理和归类,在画目编撰上都向前踏出了一步。 (未完待续)


 
 
[ 返回上一页 <<< ]